所謂「天無二日,家無二主,尊無二上」,家長(以父親為主)擁有至尊的地位、絕對的權威

元代郭居敬的《二十四孝》記載了東漢名臣黃香的孝感故事。故事說黃香小時,照顧父親無微不至:夏天暑熱,黃香用扇扇涼父親的枕席;冬天寒冷,他則以體溫暖和父親的被褥。

《二十四孝》(來源:念網)

父為子綱

傳統中國倫理規範以家族為本位,維護家庭的穩定、和諧及延續就成為最重要的倫理目標和宗旨。為了使得家族能夠長期平穩發展,便借宗法制度界定家庭裡的尊卑規範。在宗法觀念下,家庭以父子為軸心。所謂「天無二日,家無二主,尊無二上」,家長(以父親為主)擁有至尊的地位、絕對的權威。

漢代以來,傳統的家庭倫理要求「父為子綱」,強調父子之間的主從關係。此後,歷代均通過任官、刑法等政治手段宣揚孝道,不斷提高家長的權威。及至宋代,理學家更把子女盡孝的義務推向極端。如北宋哲學家張載,曾以順從父命自縊而死的申生、被父親打昏後還反過來賠罪的曾參為例,主張子女要絕對服從父命,不能有任何違逆,即使父命有乖情理,也要逆來順受。風氣所及,就連明末清初相對開明的思想家黃宗羲也說:「父行未必盡是道,在孝子看來,則盡是道,所謂‘天下無不是底父母’,實實如此。」

個性原則

古希臘是西方文化的發源地,處於一種開放的地理環境中,具備優越的交通條件、發達的商品經濟和海上貿易。在逐利意識的驅使下,人們四處開拓商機,大量外邦移民也不斷遷入,導致社會中的血緣親族關係變得相對淡薄。人們為了在頻繁的人群互動中保障個人的利益,便逐漸發展出成熟的契約關係。公元前五世紀,古希臘首先出現了雅典式的民主制,打破了家國合一的專制政治模式。開拓精神、契約關係和民主制度,都促進了個體意識的建立,而個體意識正是古希臘對西方文化所奠定的價值基礎。

在基督教支配歐洲的中世紀時期,個性原則雖然受到一定程度的壓制,但它仍以另一種觀念保留下來。基督教宣稱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人生而有罪,但只要信奉耶穌基督,罪惡便得以赦免,可獲永生。當中強調了人的獨立性和選擇權,包含了個性原則。文藝復興時期主張個性解放、提倡科學精神的人本主義思想,為整個西方文化的個人本位特質創造了充分的條件。十八世紀歐洲啟蒙運動,強調理性思維,宣導自由平等,最終導致了美國獨立運動和法國大革命。在二十世紀廣泛流傳的存在主義,更否定所有預設的規範和教條,把獨立人格、主觀經驗和自由選擇等個性原則推向了極致。

平等契約

以個人為本位的價值意識主導著西方的倫理觀念。在西方社會,家庭對個人沒有多大的約束力,人們一般不是以家庭的名義而是以個人的身份參與社會活動。在家庭中,親子關係講求獨立自主、平等自由,父母不但不要求孩子絕對服從自己的意志,反而鼓勵孩子表達個人的意見。

在個人本位的價值意識下,家庭成員各擁有其財產。而在契約關係的主導下,遺產是通過法律認證的遺囑來處理的,其繼承者並不一定是自己的子女。相應地,子女贍養父母的責任也不是絕對的。在中世紀的農民家庭中,確也曾存在著家庭贍養的模式,但這種模式並非出於子女的倫理義務,而是體現在權力和財產轉讓協定中的交換內容。年老的家長把房產和主權交給繼承人(通常是他的一個兒子),以換取退休後得到充足的供養。這無疑又是一種契約關係。

各有長短

中西方親子關係上的差異,構成各具特色的生活文化。中國傳統孝道較重視長者的安頓,使其受到較普遍的尊重和周詳的照顧,從而形成了中華民族尊老敬長的優良傳統,維護了家族與社會的和諧穩定;但同時也存在尊老抑少的現象,構成嚴重的等差觀念和保守意識,妨礙了社會的發展步伐。西方親子之間的平等觀念,較充分地保障了年輕一代的權利,讓他們的生活有較大的選擇空間,在推動社會發展方面得以發揮更大的創造性;然而,個體意識的膨脹,則削弱了人們對家庭的責任感,親子關係相對淡薄,而長者的贍養更是主要依賴政府和民間的福利設施,以致不少長者缺乏親情的依傍。

扇枕溫衾

今天,中國社會在西方文化的影響下,親子關係增加了自由、平等的因素,無疑有助親子間的相處和交流;但在宣導個體價值的同時,也應強調個人對家庭的責任感,以免社會出現更多精神孤獨的長者,以及唯我獨尊的家中「小皇帝」。

黃香「扇枕溫衾」的行為,除了展示「尊長」的精神外,還表現出「愛親」的情感。而後者更應該為現代社會所重視。

特別鳴謝:香港大學、北京大學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