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曾經出現過繁榮的商品經濟,也積累了豐富的經濟思想和理論。而古代的經濟思想,在今天的社會仍然有一定的啟發作用。

營商要素

據《史記•貨殖列傳》的記載,戰國時魏國商人白圭曾提出經商的基本要素,那就是智、勇、仁、強。智,就是要具有隨機應變的智慧;勇,就是要有不失時機、當機立斷的膽識;仁,就是在錢財的取予上以仁義為標準,做到當取則取,當予則予;強,就是要有堅定的意志,有耐心,沉得住氣。白圭認為上述條件是商人的基本要素,條件不足者,在商業活動中將難以有成。

白圭

白圭強調,自己的經商理論是得力於「孫吳用兵之術」的啟迪。今天,源自《孫子兵法》的博奕理論,如「知己知彼」、「因利而動」、「避實擊虛」等,被廣泛運用於商業管理的範疇,可謂繼承了白圭的經商理念。

商業道德

在商業活動中,人們都以獲取最大利潤為目的。由於商場如戰場,競爭激烈,如果缺乏法制的約束,以及道德的規範,市場將會出現亂局,而經濟活動也將難以正常進行。

古代經濟思想十分重視商業道德。早在春秋末年孔子在魯國當政時,就意識到市場的規範問題。《史記•孔子世家》記載孔子「與聞國政三月,粥羔豚者弗飾賈」,說明魯國的市場經過孔子的整頓後,商品價格都清晰了。《孟子》也闡述了「市賈不貳,國中無偽」,「不欺五尺童子」的商業道徳理想。古代的「義利之辨」,就是探討公德和私利的關係。孔子主張「見利思義」,就是要求人們在逐利時要顧及公利和道德。「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正是傳統商業道德的原則。

孔子

現在中國市場愈見開放,經濟活動愈見頻繁。在處理經濟中的假冒偽劣、坑蒙拐騙等現象時,除了法制的規管、政策的協調外,商業道德的建立和宣傳也是十分重要的。

宏觀調控

早在春秋末,范蠡就提出了調控糧食價格的主張。他提出由政府採取收購和拋售糧食的辦法,使糧價保持在一個合理的範圍內,從而平衡各方面的利益,以防「谷賤傷農,穀貴傷民」。

范蠡

後來,《管子•輕重》提出了「重則至,輕則去」的商品流向規律,認為政府要引進某種商品,可以先行提高商品的價格,價格高,商品自然匯集起來;由於運來的商品增加了運輸成本,難再承擔因滯銷而運走的損失,所以只好就地低價出售。這種理論每每運用於歷代的救災政策。

管子

此外,《管子》又提出借擴大消費以增加就業機會的主張,認為在水旱災荒之年,人民收入減少,甚至不能耕種,政府應該修建宮室台榭,容納土地上的人力資源。這種政策的形象表述是:「雕卵然後瀹之,雕橑然後爨之。」就是說,先在蛋殼上雕上花紋,才煮來吃;先在薪柴上刻上紋飾,才用來生火。

北宋仁宗時,范仲淹在杭州,逢災荒之年,「縱民競渡」,自己也每天上西湖宴樂,又號召民夫興建寺院,修葺倉庫。有人告他的狀,指他不恤荒政,嬉遊不節,公私興造,傷耗民力。范仲淹反駁說,宴遊活動和建造工程的推行,都是為了增加就業機會,刺激經濟。事實上,當時的相關政策製造了不少就業機會,也帶來不少商機,惠澤數萬人,以至兩浙間只有杭州能保持相對穩定的局面,安然度過災荒。

范仲淹

今天,即使是最自由的市場經濟模式,政府也需要做出適當的宏觀調控,如調節資源開發的速度、控制資金的流向、穩定房地產價格﹑刺激消費意欲,以至維持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的平衡狀態等,都可以舒緩市場變化所造成的波動,保障整體經濟長期而穩定的發展。

1915年,貴州茅台酒參加巴拿馬萬國博覽會評酒會,奪得金獎,此後更被譽為「國酒」。話說當時與會的中國代表,鑒於茅臺酒包裝簡陋,不為評判所注意,於是情急智生,拿起一瓶茅臺酒,佯裝失手。酒瓶擲於地上,登時酒香四溢,才吸引了評判的注意。看來,這位中國代表應是深得白圭所言經商要素之個中三昧了!

特別鳴謝:香港大學、北京大學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