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綢之路,顧名思義,絲綢自然成為文化交流的重要媒介。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 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涼州詞》
「夜光杯」是飲酒的美器

商旅往還,駝鈴悠揚

中國——古代希臘、羅馬人又稱為「賽里絲」(Seres) 即「絲」的國度,這和陸上絲綢之路有直接的淵源。

絲路歷史悠久。追溯馬蹄與駝峰的掠影,得由張騫(?一前114)說起。公元前六年,劉邦(前 256—前195)建立了漢朝。建國之後,匈奴壓境,一直威脅著漢王朝的邊境。李白《關山月》詩云:「漢下白登道,胡窺青海灣。」說的就是這個情境。及至漢武帝(前140—前87)在位時,國力強盛,於是遣派張騫出使西域,本意只在聯絡西域的大月氏,建立同盟,以「斷匈奴右臂」。然而,「無心插柳柳成蔭」,結盟雖無成,卻開闢了西域交通孔道。張騫先後二次出使,第二次還派出副使,訪問沿途各國,藉以宣揚大漢帝國的聲威。東漢時期的班超(32—102),投筆從戎,再通西域。班超執掌了西域都護的帥印,對維護西域交通的暢通,貢獻良多。

張騫出使西域辭行圖

絲綢之路的發展巔峰,則要首推唐代鼎盛時期的貞觀、開元年間。唐朝政府對西域交通進行了悉心的經營,在該地設都護府,保障西域交通的安全,並開拓了中印藏道。於是,在漢代西域交通的基礎上,形成了一個廣而長的交通網絡。唐代的首都長安,有如今天的國際大都會,成為了來往中西兩地的樞紐。

古往今來,在這條大道上,商旅往還,駝鈴悠揚,點燃起中外文化交匯的火花。這條交通路線,自古都長安經河西走廊進入西域,以運銷中國盛產的絲織品而著稱,故近世中外史學家稱之為「絲綢之路」。

張騫出使西域辭行圖

物質交流,文明曙光

絲綢之路,顧名思義,絲綢自然成為文化交流的重要媒介。絲綢質地優美,既是物質生活的高貴物品,也是精神審美的藝術品。從唐代開始,精工細作的瓷器,越來越顯得重要,和絲綢成為兩項重要的輸出貨品。文化資訊的傳遞,在中西方接觸初期,往往並非純粹的理論或思想,而是從這些物質裡漸見乾坤。

絲綢

如果說,絲綢之路原本承負的使命更多的是從經濟上著眼的,那麼,對於中國四大發明的西傳,對西方文化所起的重大影響,就更值得我們格外注意了。火藥西傳,促使近代兵器出現,影響了軍事的裝備,以至戰略和組織;指南針西傳,促使新航路的開闢;造紙術和印刷術西傳,更為後來的文藝復興提供了有利條件。

絲綢之路,正是散播文明曙光的陽關大道。

文明交匯,互惠互利

古代的中華文明,處於世界文化的前列,通過絲綢之路,給世界文化的進展作出了卓越的貢獻。當然,這並非說中華民族只是惠予者,她同時也是受惠者。何芳川教授所言極是:「作為一個擁有古代世界先進文明的民族,在對外文化交流中,中華民族自然起著播火者的角色。然而,在與別的文明交往中,不可能只是輸出者,特別是在絲路的西方,波斯、羅馬、印度、阿拉伯等幾個古代先進文明,與中華文明同放異彩,達到很高的程度。」

絲綢之路的開通,中華民族亦受益良多,這確是不爭的事實。

絲綢之路

撇開葡萄酒、夜光杯、琵琶、汗血馬、胡豆、西瓜、胡椒、菠菜、犀角、象牙、胡琴等物質層面,值得大書特書的還有很多。比如宗教方面,佛教、祆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正是從絲路傳入中土的,從而對中國人的人生觀、價值觀,以至哲學、文學、藝術等領域產生深遠的影響。

宗教

文明交匯,互惠互利。陸上絲路,作為中外文化交匯的紐帶,是中華文化橫向發展的難得機遇,在這廣闊的地域基礎上,益增其博大精深的文化內涵。

特別鳴謝:香港大學、北京大學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