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大的問題是儒表法裡,落實到行為上就是滿嘴仁義道德,整天做男盜女娼的事。

秦暉:我覺得儒家正是因為過去兩千年中大家都講,所以變得非常泛化,西方到處都是基督徒,但是基督徒中什麼樣的人都有。儒家也經歷了非常複雜的變化,首先要簡單講一下儒到底怎麼回事兒?這裡我要說,有很多人用聖人語錄講,這很必要,但很不夠。需要吸取新史學的一些做法,我們談一些言論要放在當時歷史背景看。儒家講的簡單一點,在一個獨特的時代,我們講從周秦之變,西周貴族時代轉到秦皇帝專制的時代。而且早期的儒家包括孔孟,對導向後來秦建立的過程非常不滿。我們知道反儒的人儒家是反必倒退。早期儒家這一點的確很明顯,尤其是最近出土了一個祖嗣,這一套東西和我們今天講的有很大的不同。

儒家強調的是什麼呢?照我看來,就是用熟人社會、親人社會的倫理原則抵制陌生人社會中的強權原則。大家知道,原始儒家非常強調父子的關係,當然也用父子的關係外推君臣關係。原始儒家說這種關係的時候,從來只是說君臣關係應該變得像父子關係,但從來沒有說君臣就等同於父子關係。儒家沒有什麼平等自由的觀念,兒子是要聽父親的,這點很明顯。但我們也要知道,一般情況下,父親都會愛兒子的,替兒子著想,這不是制度制約,這是人類獨有的親情。

我們可以說人儒道德熟人、親人社會裡的確管用,這也可以理解,即使西方社會也不會一個家裡需要民主選舉父親,也不需要對父親實行三權分立。到了周秦大一統的時候,儒家就敗下陣來,被法學取代了,我們最近講的焚書坑儒,經過了儒家的渲染,其實秦始皇焚書坑儒也不光是儒家一家。的確如果從周秦一變來講,的確這兩家是非常重要的,這也是後來毛澤東創造出來這麼一個理論,所謂儒法之鬥持續了很長時間,毛澤東是站在法家的立場上批評儒家的,但這也不無道理的。在中國的2000多年中,的確有所謂的中央集權的大一統的聲音,這種聲音經常是傳統儒家的符號作為包裝的。

到了近代的變革時期,我們往往忽略了一點,就是在民主自由這類學問傳入中國,最早起來歡呼、介紹、傳播恰恰就是毛澤東講的儒法鬥爭中的反法之儒,對秦治非常不滿的國家。很多熱心介紹西方的人,是把西方描寫成其實老實說,吸引他們原因是什麼呢?就是他們認為西方那是一個仁義之邦,其實就是孔孟那個時代講的,自漢以後,中國文明日益被滅,西方歎息獨善其身。有句名言2000多年前來自贏政,秦始皇以來的政治就是強盜之政。說這是襄垣,什麼是襄垣?講的簡單一點是趨炎附勢,誰強勢就跟誰。那麼譚嗣同說,到現在越發不可收拾了,一大棒法家在那裡執政,儒家還有什麼希望呢?因此那些人反法之儒是非常希望引進西方的先進制度,來解放中國的文化。

這個現象之後發生了變化,其中有一個因素,戊戌之後中國學習西方,經過日本這個仲介,和中國的背景和不一樣。他們把周秦之變這個解釋進入中國之後,這個時候反而形成了一種西學和法學的對立。

後來中國形成的就是這樣一種東西,史達林和秦始皇確立的一種價值,及排擠了西方的這種,也排擠了儒家保留下來的一些貴族傳統。禮崩樂壞,法家就是鼓吹為了皇上可以殺爹。

反省這段歷史,實際上我本人並不不認為儒家那麼神奇,老實說中國要走現代化,主要的障礙到底何在呢?以及克服主要障礙過程中,我們應該吸取什麼資源呢?我覺得我們現在確實應該反思一下,我覺得儒家並不是有些人講的那麼神奇,也不想有些人講的那麼險惡。但是他也不是妨礙中國現代化進程的障礙,而且在中國人人都講儒家的時代,實際上儒家已經變得內部矛盾很大,在我看來口口聲聲講儒家的人,他們的假想敵不同實際上有很大的不同。在我看來很多儒家,包括孟子,譚嗣同等人,基本上可以歸納為反法徒,他們的假想敵是禮崩樂壞產生的產生了霸道的皇帝專制。這就造成了中國人的人格分裂,我們叫做滿嘴的仁義道德,一肚子的男盜女娼。如果一肚子的男盜女娼僅僅講的是思想的話,我覺得還不要緊,因為老是說,人性中有些邪惡的東西,這個東西很難完全避免。我們不能指望一個人滿嘴仁義道德,滿腦子也只有仁義道德。但中國過去有一種最可怕的人,滿嘴仁義道德,成天做男盜女娼,還不是想像而已,由於權利不受制約,而不僅僅是想壞事,而是做。

中國最大的問題是儒表法裡,落實到行為上就是滿嘴仁義道德,整天做男盜女娼的事。我們現在要解決這個問題,其實我覺得很簡單,經歷幾千年來人類確立了一些共同財富,不管叫做普遍思想價值也罷,或者普遍真理。我們總是認為我們信的這套是對的,現在發生了變化,有很多人缺乏信仰上的信任,我也不講什麼普遍真理了,蘿蔔白菜各有所愛,這只是西方人的民主,其實這個東西我覺得你說他違背了馬克思主義,那馬克思主義就非常講傳統,儘管解放傳統的做法是不是能成立是值得考慮的,但至少是一種有眼光的東西。所以我覺得我們的確是應該這樣,一方面繼承我們國家過去的一些好的東西,這裡我要講,在中國當前所謂好的東西肯定是有助於中國,脫離秦治,走向政治現代化,也就是說從孟子一直到反法制度所弘揚的價值。另外一方面我們先進的一些政治文化,也可以這麼說。使我們中國傳統文化能在現代化的改造中能夠再一次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我就講這些,謝謝。

特別鳴謝:鳳凰資訊網
文章連結: 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uanjialunshi/qinhui/detail_2011_11/19/10766055_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