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時期所以會出現留法和留俄的集體留學熱潮,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去法國可以邊打工邊讀書;去俄國,則只要湊足路費。

毛澤東在1949年6月30日,即準備宣告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際,曾經發表過一篇很重要的文章,叫《論人民民主專政》。毛澤東把這篇文章看成是獻給中國共產黨成立28年的一份經驗總結。文章清楚地說明了中國共產黨誕生和成功的內外原因及其背景,其中有一句話非常重要,說的是:「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十月革命幫助了全世界的也幫助了中國的先進分子……走俄國人的路——這就是結論。」

這句話,其實也概括出了近代以來中國發生社會變革的一個最本質的思想根源,即西方的思想影響。

他寫道:自1840年鴉片戰爭失敗以後,先進的中國人就一直在向西方尋求真理。「那時,求進步的中國人,只要是西方的新道理,什麼書也看。向日本、英國、美國、法國、德國派遣留學生之多,達到了驚人的程度。」問題是,中國共產黨出世前,康有為、梁啟超、孫中山等等都不行,還必須要靠共產黨,就是因為那些早先適合於歐美日的西方真理對中國都不管用,直到俄國十月革命成功,創立了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這時,也只是在這時,中國人從思想到生活,才出現了一個嶄新的時期。中國人找到了馬克思列寧主義這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普遍真理,中國的面目就起了變化了。」

其實,中國自辛亥革命以來的各種改良的或革命的政治思想、政治制度、政治黨派,乃至今天所使用的大量政治語言,基本上都是從西方學來的。只不過,有些人學的,是毛澤東講的那種在中國行不大通的西方真理。共產黨人學的,是被俄國人證明了的,最適合於落後國家革命的“馬克思列寧主義這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普遍真理”。

要學西方,只有兩個辦法,一是走出去,一是傳進來。

毛澤東說:「中國人找到馬克思主義,是經過俄國人介紹的。」毛澤東本人,沒有留過學,他的馬克思主義,特別是列寧主義的知識,主要是從俄國人介紹到中國來的各種文本中獲得的。但是,相對於早期中共的發起人或參加者來說,沒有出國留學經歷的青年人會受到很多局限。比如,毛澤東因為「五四」時期的主要活動範圍是在長沙這樣的內地城市中,並且不懂外文,所以相比起他的留法同學蔡和森,以及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陳獨秀、李大釗,乃至於和毛差不多同齡的李達、李漢俊這些留過學、懂外文的人,毛澤東所接觸和接受列寧主義和俄國革命經驗的影響,就明顯地比較晚。

中共發起人中,陳獨秀、李大釗等都趕上了毛澤東所說的較早的那撥留學熱潮。他們也因此很早就成了著名報人或教授,有了相當的影響社會與影響思想的能力。而和毛澤東同代的年輕學生或剛畢業不久的青年人,很多也趕上了留法和留俄的熱潮。

當年中國的青年學子出國留學主要有三種途徑:一是考官派生;一是進清華這樣的留美學校;一是自己或家裡有錢。對於大多數家境或學習程度達不到考官派或進清華的各地普通青年學生來說,他們唯一的留學機會只有就近去日本讀書。但是,日本路費雖然便宜,學費的壓力還是很大的。「五四」時期所以會出現留法和留俄的集體留學熱潮,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去法國可以邊打工邊讀書,即「勤工儉學」;去俄國,則只要湊足路費,到了那邊就沒有學費的問題了,甚至連生活費俄國人也都負擔了。

鄧小平

自從科舉廢除後,留學一直是青年學子在學業和事業上取得成功的一條捷徑。又加上「五四」時期西方思想傳播極其活躍,俄國革命又極具吸引力,因此,這兩方面的作用就促成了這一時期新的留學熱潮的出現。事實上,即使是留法或留歐的青年學生,相當一部分後來也都轉到俄國去了。而中國共產黨一成立,也為培養幹部,馬上成立了外國語學校,稍加語言訓練,即派送留俄。這些都擴大了中共早期組織中留學生的數量。正是這些留學生構成了中共二三十年代黨的骨幹力量。如蔡和森、鄧小平、周恩來、趙世炎、李維漢、劉少奇、任弼時、羅亦農、蕭勁光、王一飛、朱德、聶榮臻、李立三,也包括再晚一些留俄的俞秀松、周達文、張聞天、楊尚昆、秦邦憲……

特別鳴謝:鳳凰資訊網
文章連結: http://news.ifeng.conn.so/?history/zhuanjialunshi/yangkuisong/detail_2013_09/24/29839477_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