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薄命女子因受盡愛情的玩弄,最終了結其生命的辛酸事。

舊時光調好焦距自拍遺照,安個框子掛起來落滿灰塵,老照片上那些女子眼裡有淚,她們叫阮玲玉,叫艾霞。她們曾經是雍容華貴的絕代佳人,她們也都是歷盡辛酸的薄命女子,紅顏薄命成為她們短暫一生最無奈的注解。

我們先說艾霞。艾霞1912年生,原名嚴以南,很早就隨經商的父親到北平定居、求學。艾霞早慧伶俐,喜歡讀書,閱讀過不少古典文學作品。她少年在女校讀書時,性格開朗,追求女性的平等和自由。女校畢業後,15歲的她與自己的表哥戀愛同居,並生下一個孩子。現在來看這實屬早戀了,但是那個年代十五六歲出嫁也不是什麼大事,如果表哥能一直對她好,過著相安無事的小日子,也是不錯的選擇。但不幸的是,曾與她山盟海誓的表哥,竟然在她忙著照顧小孩的時候有了別的女人,並狠心地提出分手,在艾霞最需要溫情和支持的時候竟拋棄了她。艾霞倒不是一個只會唉聲歎氣的人,既然早早認清了表哥是個不負責任的男人,就應該好好開始自己新的生活。於是,16歲的艾霞決定離開北平。她隨一位叫楊麗珠的女子流落到了大都市上海。燈紅酒綠的大上海是多彩的,這也讓艾霞看到一線希望。到上海後,她也就改名為「艾霞」,期望她未來的日子能像染紅天際的朝霞一樣,從此開始另一種人生。

但是一個年僅16歲的弱女子,在30年代的十裡洋場,在舉目無親的上海灘,哪裡能找到她的安身立命之地。帶她去上海的楊麗珠後來雖然發達了,而發達的途徑不過是當有錢人家的玩物,這樣的路是艾霞不想走的。

艾霞

一天晚上,無奈的艾霞去找剛剛結識的蔡楚生幫忙。蔡楚生當時也是一個無名之輩,從汕頭流落到上海不久,只是在一家影片公司裡做做臨時演員,幹幹場記、置景的雜務。但是,蔡楚生卻是一位熱血青年,他看到這麼一位面容憔悴、孤立無援的弱女子求助於自己,便憑著一副俠肝義膽為她奔走。最後,蔡楚生通過廣東同鄉、當時上海灘大名鼎鼎的影片公司老闆鄭正秋的關係,把艾霞介紹到南國劇社。

艾霞從小愛好戲劇、電影,曾多次出演過話劇。南國劇社經過面試後,終於讓她成了該社的一名簽約演員。從此,她的藝術天賦得到充分的發揮,演技也得到磨礪和提高。不久之後,艾霞又正式加人了左翼戲劇家聯盟和中國電影文化協會,從事進步戲劇、電影演出活動。

當年上海電影界黨小組為了加強左翼創作力量,便把艾霞、王瑩、鄭君里和沈西苓等人又介紹到明星影片公司。在明星影片公司,艾霞的藝術天賦和表演才能立即引起了公司的重視,從而得到了重用。她先後在《舊恨新愁》《戰地歷險記》《春蠶》等影片中飾演主要角色。尤其是在《春蠶》一片中飾演的「荷花」一角,讓她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從而奠定了她在影壇的地位。

當時,艾霞不僅是一位有藝術才華的電影演員,而且還是一位頗具才情的作家和編劇。在明星公司期間,她自編自演的《現代一女性》,讓人們把她同當時電影界的王瑩一起,讚譽為「作家明星」。報界撰文說:「而自任編劇兼主演,集二者於一身的女演員,在中國電影歷史上,恐以艾霞為發端。」從此艾霞便受到了廣大觀眾的普遍關注。

在《現代一女性》一片獲得成功之後,艾霞又準備把丁玲的小說《法網》改編成電影搬上銀幕。當時,丁玲是一位進步作家,正身陷囹圄,關在國民黨的監獄裡。要改編這樣一位元作家的小說,需要的勇氣和冒險精神可想而知。

不過這時的艾霞,已經不是一個剛從北平封建家庭中出逃、徒有美好理想的弱女子。在上海的這幾年中,她不僅成長為一位負有盛名的女明星,而且還是一位很有前途的作家。同時,她還是一位有思想、有覺悟的新女性。於是,她的進步舉動,便成了當時上海灘一些黃色小報攻擊的「花邊新聞」。她的行蹤,經常受到一些小報記者無聊的跟蹤和捕風捉影;她的名字,也經常無端地出現在那些無孔不入的小報上,往往鬧得滿城風雨,沸沸揚揚。

這樣的八卦顯然是會讓艾霞難過的。但是這時候一個姓林的男子出現了。他看上去道貌岸然,彬彬有禮,他痛斥報紙上的胡說八道,只相信眼前的她是最好的。艾霞視這位林姓男子為知己,很快就和他墜入情網。

但這位林先生不過是一個另有所圖,來艾霞身邊騙取財色的小人。他不僅是一個有婦之夫,而且還是當時上海灘一位玩弄女性的老手。但是艾霞哪裡會相信,她的一顆心全都是林姓男子給她的承諾和誓言。

艾霞的好友王瑩聽到這個傳聞後,幾次找她長談,希望她不要被林某的外表欺騙,他不是好人。但是艾霞根本聽不進去,並執拗地說:「戀愛的滋味是辣的,不是甜的。林先生已答應我,他要和原來的妻子離婚,和我結婚,並保證只愛我一個人。我相信他!」或許這便是女人的通病,一旦遇上一個讓自己動心的男人,便頭腦發熱,智商下限為零,稀裡糊塗地把牛糞也能當作珍寶。

王瑩的說法很快得到了證實。正當紅光滿面的艾霞沉醉於憧憬和那位「白馬王子」的美好明天時,那位林姓男子卻用行動給了艾霞狠狠一耳光。他竟然和另一個女人糾纏在一起,經常在大庭廣眾之下出雙入對。這讓好強執著的艾霞頓時跌入了萬丈深淵。

艾霞身心受到了極大刺激。她痛心疾首地對王瑩說:「我最愛的人,便是最欺騙我的人!」沒過多久,這位姓林的「白馬王子」很快將艾霞16歲時失戀的悲劇重新上演。他比當年拋棄艾霞的表哥更為卑鄙,不僅騙色還騙走了艾霞幾乎所有的積蓄。

艾霞這一次再也堅強不起來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如此之差,再次被騙的情緒讓她到了崩潰的邊緣。她不知道自己還能依靠什麼人,自己將怎樣活下去。

在1934年2月12日那個寒冷的夜晚,年僅22歲的艾霞選擇了她人生最後的「出路」──吞煙自盡,結束了她那短暫的一生。

她,一個轉身,就將一生用一次講完。燈光將我的眼睛忽然刺疼,我晃一晃失神的眼睛卻沒有哭泣,只能合著書本悄然睡去,而夢裡卻盡是舊時旗袍女子的身影……

特別鳴謝:國家開放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