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民國最大鬧劇的復辟,主演就是張勳。

袁世凱復辟地球人都知道了,因為他實力強大,蓄謀已久,人們一般把他的復辟稱為「醜劇」而不叫「鬧劇」,這裡包含了袁世凱稱帝雖然胡鬧,但卻是民國史上一次關乎國家動盪的重大事件。他的行為是惹了眾怒的,後果是很嚴重的。

而發生在1917年夏天的這次復辟,談起來卻是一個笑話,就好比一齣戲演得好好的,忽然一幫小丑沖到舞台上,把正經演出的人踢到台下,自己不自量力張牙舞爪開始瞎攪和起來,正當觀眾瞠目結舌的當兒,這幫小丑喘著氣還沒平下來,忽然嘩啦一下被導演掃個乾淨。當時國人對此啼笑皆非,作為民國最大鬧劇的這次復辟,主演就是張勳。

張勳

張勳是北洋軍閥。字紹軒,江西奉新人,行伍出身。1895年投靠袁世凱,任管帶,1899年升至總兵。1911年任江南提督,率巡防營駐南京。武昌起義後, 頑抗革命軍,敗後退駐徐州一帶。為表示忠於清廷,本人及所部均留髮辮,人稱「辮帥」,所帶領的隊伍被人們戲稱為「辮子軍」。

1913年奉袁世凱命,率部往南京鎮壓討袁軍,縱兵搶掠。旋調往徐州,任長江巡閱使。1916年袁死後,在徐州成立北洋七省同盟,不久任安徽督軍,擴充至十三省同盟,陰謀策劃清室復辟。

據說張勳的性格,最突出的是實心眼,也有些憨厚,傳統的信條,他樣樣頑間遵守。辛亥革命之時,清王朝已牆倒眾人推,多少掌權帶兵的人一夜之間就反了水,可他絕不。他認為自己受了如山皇恩,哪能背叛?江浙聯軍攻打他守備的南京,成為整個辛亥革命中最慘烈的戰役,民軍血戰十天才把南京光復;而此期間,張勳滿城盤查,發現剪了辮子的一律處決!

1916年,北洋軍閥頭子袁世凱稱帝失敗,黎元洪當上大總統,實權掌握在國務院總理段祺瑞手中。不久,黎元洪和段祺瑞在所謂「參戰」問題上發生矛盾,段祺瑞主張對德宣戰,黎元洪和國會則堅決反對。張勳因德國支持他的復辟主張,而反對對德宣戰,但同時又蔑視黎元洪。因此,黎、段爭相拉攏張勳,張勳卻另有打算。他偽裝成黎、段之間的調解人,企圖坐收漁利,同時拼湊實力,積極為復辟做準備。1917年5月下旬,當黎、段因解散國會問題爭執不下時,段祺瑞策劃武力推翻黎元洪並解散國會,黎元洪得到消息,先下令免去段祺瑞的國務院總理。張勳乘機提出「非復辟不可」的主張,於6月7日率「辮子軍」北上。黎元洪被迫下令解散國會。14日張勳到達北京。

「辮子軍」入京

據溥儀的回憶,他初次見到張勳的時候,「多少有些失望」,只見他「穿著一身紗袍褂,黑紅臉,眉毛很重,胖乎乎的」,「他的辮子,的確有一根,是花白色的」。張勳這次入宮並沒有待多長時間,見溥儀大概也就五六分鐘, 隨後便走了。

經過一陣緊張的策劃,半個月後,張勳於6月30日潛入清宮,決定當晚發動復辟。

7月1日這一天,溥儀的三位師傅,陳寶琛、梁鼎芬、朱益藩一起進來找溥儀,他們臉色十分嚴肅,似乎有大事將要發生。陳寶琛先開口了,說張勳有事求見,溥儀還以為張勳是來請安的,結果陳寶琛說張勳是來擁戴皇上復位聽政,大清復辟啦!十三歲的溥儀還懵懵懂懂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狀況,周圍的群臣解釋了半天,才明白,自己竟然又要做皇上了!

1917年7月1日凌晨1時,張勳穿上藍紗袍、黃馬褂,戴上紅頂花瓴,率領劉廷琛、康有為、陳毅、沈曾植、王士珍、紅朝宗及幾位辮子軍統領共50餘人,乘車進宮啦。

同日,稀裡糊塗做了皇帝的溥儀發佈「即位詔」,稱「共和解體,補救已窮」, 宣告親臨朝政,收間大權。他公佈9項施政方針,一連下了8道「上諭」,大舉封官授爵,恢復清朝舊制。參加復辟的重要分子,均被授以尚書、閣丞、侍郎等要職,康有為任弼德院副院長,張勳為政務部長兼議政大臣,並被封為忠勇新王。張勳還通電各省,宣佈已「奏請皇上復辟」,要求各省應即「遵用正朔,懸掛龍旗」。

復辟消息傳出後,立即遭到全國人民的反對,握有軍事實力的段祺瑞借助全國反對復辟的聲勢和日本政府的財政支援,於7月3日在天津附近的馬廠組成「討逆軍」,誓師討伐張勳。「討逆軍」很快攻人北京,張勳的軍隊被打得潰不成軍。7月12日,張勳倉皇逃入荷蘭使館避風,溥儀則再次宣佈退位。段祺瑞7月14日到北京,重掌政府大權。

「討逆軍」炮兵 騾馬為炮兵提供主要的動力,它們牽引火炮,背馱彈藥。

說到這裡我們有必要講一講這個女人——張勳的妻子,自古莽夫有好妻,張勳運氣實在還不差,他的大夫人曹瑞琴既知書達理還很有見地,知道張勳要復辟就一直給他潑冷水,可是張勳腦子正熱著怎麼可能聽得進勸說呢,何況良藥總是苦口的,忠言總是逆耳的,張勳認為夫人實在是討厭,見識短拖自己後腿,索性懶得理她了。夫人畢竟了解張勳是個一根筋的死心眼,只好曲線救國,私自派靠得住的堂侄張肇,拿了三十萬兩銀票送往當時在廣東正愁資金革命的孫中山,也算是為以後張勳的退路走了一步好棋。

轉眼到了 1918年10月23日,張勳畢竟不是十惡不赦,人緣也不差,經曹錕、張作霖等呈請,新任大總統徐世昌發佈命令,對張勳「免於追究」。1919年5月,北京爆發學生愛同運動,張勳還收容愛國學生,支持學生運動。所以張勳為人還是講義氣很勇敢的。只是那個時代守舊派與創新派各自為營立場不同罷了。

1920年5月張作霖向徐世昌提出恢復張勳長江巡閱使兼安徽督軍之職,被張勳利索地拒絕了。7月14日直皖大戰爆發,段祺瑞曾指曹錕、張作霖勾結張勳出京重謀復辟,20日張勳通電聲明沒有復辟,搬家到天津居住。

張勳當時是生財有道的,他的投資遍及工商、金融各業,總計約三千萬元之多,成為北洋軍閥集團第一個投資經營近代工商金融業並掙得鉢滿盆滿的主。

張勳雖然頭腦簡單,魯莽急躁,治軍無方,但他為人坦率直白,憨厚重義, 性情開朗,還懂得知恩閣報,從不賣友求榮。張勳的家鄉觀念極強,他發跡後, 對家鄉父老照顧得那叫一個周到:赤田村的老鄉,張勳每家奉送大瓦房一座,缺啥少啥,只要開口,張勳包管。民國時期北京的江西會館、南昌會館,都是張勳出錢建的,奉新的會館,居然建了五個,東西南北中各一座;宣武門外的江西會館要算是北京最豪華的西式建築,不僅有洋樓花園,而且有自己的發電機,在裡面唱戲,燈火通明。在北京求學的江西人,張勳個個給獎學金;至於奉新縣的大學生,吃穿到用,一切花費全由張勳包下。

這樣的做法,當然為他在家鄉贏得了好口碑。據說當年每年正月初一,大批的江西老鄉都去給張勳拜年,津浦鐵路局每年這個時候都要為他們準備專列。張勳對來拜年的老鄉殷勤款待,大宴三日;老鄉們臨走,帶上大包小包土特產不說,張勳還每人給100大洋的壓歲錢,果真是豪氣大方得很。

張勳其人還酷愛京劇,而且是半個行家,1922年,復辟失敗已5年的張勳在家開堂會慶祝他的70大壽,楊小樓、梅蘭芳、余叔岩等和80多歲的京劇界老前輩孫菊仙,這些在京昆界赫赫有名的大腕齊集張家花園,成為梨園的一場空前盛會。這些角兒不敢糊弄內行張勳,各自拿出看家本領,賣力演出。張勳說按表演水準付酬勞,送給孫菊仙的報酬竟是600大洋,感動得孫菊仙熱淚長流,聲音顫抖地說:「懂戲者,張大帥也!知音者,張大帥也!」

不過後來有史料證明張勳就是一個有勇無謀的匹夫。他就像那個年代很多衝動的小青年一樣崇拜康有為。康有為大家都知道了,是鐵杆保皇派。領導維新變法失敗後,他逃往日本,後在上海隱居。張勳起事前,他已在張勳家裡住了半年,可想而知這半年他給沒有文化的張勳洗了腦,張勳定然以為復辟自己可以大有作為,於是在康有為的指使下便真以為復辟很容易,稀裡糊塗就瘋狂地做了一回讓旁人側目的大事。

張勳的愛好和性格也充分說明這個人的傳統性,他的信條、趣味完全是古典式的,有機會就擁立溥儀復辟,十分符合他的思想邏輯。

張勳

1923年9月12日,張勳在天津去世,終年70歲。我常常想那個兵荒馬亂的歲月裡,張勳如果沒有攤上復辟這件事,大概和民國裡很多平凡卻熱血的小青年一樣終於會淹沒在歷史的塵埃裡,張勳復辟是那麼異想天開又真的發生了的事情,也許人年輕的時候為自己的目標瘋狂一回也是很盡興的吧,雖然回過頭看是鬧劇收場,可還是讓世人因為這一場復辟記住了張勳,這算不算瘋狂復辟帶給他的意外收穫呢?

特別鳴謝:國家開放大學